怀化信息港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新京报岂能让法院为违法行政背书收购

发布时间:2020-05-21 08:17:14 编辑:笔名

新京报:岂能让法院为违法行政“背书”?

-观察家

应改革法院按行政区划设置的做法,案件管辖不再以区划来肯定。

日前,广东省法制办及省高院在向该报告时,表露了行政案件的一些问题,比如,在多起因土地征收程序不合法引发的行政案件中,行政机关领导乃至“一把手”随意出面干预案件,有些还以名义发函要求法院推敲其不能不违法的苦衷,乃至对法院受理有关起诉提出严厉批评(据《南方都市报》)。

这是一些地方“民告官”的真实写照,法院面临案件“收不进、审不好、出不去”的窘境。“收不进”非法院主观上不想受案,而是需要面对一些地方党政机关设置的“土政策”,乃至还会在受案问题上面临“严厉批评”和非难;“审不好”并不是法官能力不够,而是一些地方党政领导的指示、招呼乃至“一把手”出面干预,有的还以发函的情势公然“求情”;“出不去”并不是法律设置的两审终审不管用,实在是一些地方法院和“官官相护”,致使申说不断。

这种现象并不是广东所独有,在其他地区也不同程度存在。之所以造成这类状况,无外乎两个缘由:一方面,司法权运行存在地方化偏向,由于受种种历史和现实的制约,司法的独立个性立刻大火。但是由于缺乏审核机制长时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、保护和保障,以致在一部分地方党政官员眼中,地方各级人民法院既然叫地方法院,那就是为地方利益服务的法院,与其他地方行政机关并没有区分。

另一方面,对行政审判的监督制约不够科学规范。比如,在很多地方,县法院审不了县,乃至连乡也审不了,受案和审判要看乡的脸色。缘由就在于,县法院被作为县直属部门,在各种考核中要接受乡和其他兄弟单位的打分、划圈考评和监督,因此,打分和裁判权的勾兑,“哥俩好”成为法院与行政机关的自然选择。

司法权本质上属于中央事权,被“地方化”的偏向和问题也并不是本日才有,有关方面其实也一直在努力解决。法院先是探索交叉管辖、提级管辖和异地管辖,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减缓了基层随便、普遍干预司法的问题。经过实践,又在今年年初克服阻力,推出了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权试点工作,在现行法律框架下,实现了基层法院行政审判区域与行政区划的有限分离,尽量避免行政对司法的干预。

但广东的这份报告说明,现有行政审判机制的调解和改革,作用范围和程度仍然有限。可见,推动行政审判“釜底抽薪”式改革势在必行,以确保宪法法律明确的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原则得到切实落实。改革的方向,在体制机制上,加强顶层设计,改革法院按行政区划设置的做法,案件管辖不再以区划来肯定,使地方法院脱离地方党政机关序列,司法权真正回归中央事权。同时在保障上,将审判工作经费全部纳入国家预算,人财物的管理与地方脱钩,使法院有底气、有能力排除地方干扰,实现司法公正。

□刘行(法律从业者)

原标题:新京报:岂能让法院为违法行政“背书”?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

作者:

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
中企商报网
北方生活网
新浪网微博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