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化信息港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河南艾滋病人的生意经组团帮人拆迁讨债改革

发布时间:2020-05-21 08:46:26 编辑:笔名

河南艾滋病人的“生意经”:组团帮人拆迁讨债

昨日,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,艾滋病患者尹某(左)和闫某在讲述自己的近况。本版摄影/新京报王嘉宁

昨日,王向财讲述自己的近况,他曾参加过艾滋拆迁队。

尹小枫的儿子捧着父亲生前的照片。

昨天,河南南阳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,目前 艾滋病拆迁队 主要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,具体案情正在调查中。

近日,一群自称艾滋病患者的人员住进待拆迁的南阳市3厂小区,恐吓居民。事件引发广泛关注。

新京报了解到, 艾滋病拆迁队 到三厂小区后,已有十几户人家因为畏惧搬走了。

昨日,南阳1公安人士告知新京报,早在十年前他就接触到讨债公司和拆迁公司雇佣艾滋病患者的情况。

他介绍,一旦接到讨债的业务,艾滋病患者就会每天随着债务人,并且出示艾滋病病例卡。如果债务人躲在家里,他们会朝住户家门口吐口水,骂脏话。如果再不给钱,他们还会取出一针管酷似血液的红色液体,威胁债务人。

该公安人士介绍,10年前,自称为艾滋患者的人多来自驻马店、平舆等地,现在他们被带往武汉、广州等大城市讨债;如今南阳的 艾滋病拆迁队 ,患者多来自南阳市南召县。

对艾滋病患者做一些涉嫌违法的事,上述公安人士说,公安对他们这个群体也很难处理,如果抓了的话,连关押他们的条件都没有,要送到医院,而这对艾滋病患者而言,并不算处罚。

2010年底,新京报也接到河南一起雇佣艾滋病人参与强拆的举报,并花费近一个月时间走近当地的艾滋病人群体,调查该强拆事件。

昨日,新京报回访当年采访过的艾滋病人群体,其中部分受访者已过世。健在的受访者王向财(化名)称,去年年中他还参加过一次拆迁。

熟人介绍熟亾

王向财是驻马店汝南县一名艾滋病患者。

昨晚,王向财告知新京报,由于地理位置接近,他和多名艾滋病患者此前在为艾滋患者举办的医疗培训中相互结识。

王向财称,他通过此渠道认识的 病人 不下300人。

所谓 互助 ,就是艾滋患者熟人间相互介绍一些如收账、站队助阵的 生意 。

王向财说,患者之间并没有谁专门出来牵头组织这些生意,都是有需要帮忙时就临时打找人。一般是 熟人介绍熟人 。

去年6月,平舆县的尹小枫(化名)因没法忍耐病痛喝农药自杀。

尹小枫家徒四壁他们再一次掏出,6只兔子是他的 朋友 。他舍不得吃,也没人愿意从他手里买走,就一直养着。

村里 兄弟 们也知道尹家的状态,在有 生意 、缺 人手 时喜欢叫上他。尹小枫每次去赖账者家里后,就只是默默坐着,也不动手,由于他根本没有力气。

王向财说,艾滋病患者是见不到这些生意背后的 大金主 的。 金主 不直接出面,由 喽啰 找人,酬金也通过 喽啰 支付。

肖三(化名)是驻马店平舆县的一名艾滋病患者,已于2011年因车祸过世。

肖三2010年接受采访时说,他主要的生意就是收账,只参加过一次拆迁。

王向财除2009年那次艾滋拆迁,去年年中,还参加过在正阳县的一次拆迁。他介绍,当时一天酬金400元,包吃。请了大约56十个艾滋病患者,汝南的、驻马店的、平舆的、上蔡的各个县的都有;其中汝南县的有20多个人,坐了4辆面包车赶过去。

那次拆迁也是因为开发商和老百姓在拆迁补偿上没有达成一致,开发商想强行施工。

肖三一年会碰到3四次收账的生意,他就叫几个病友走一趟,他们不需要动手,到场就行。一般小账去5六个 病人 ,大一点的十来个。本地不够的话,外县的 病人 多, 你要多少,就能拉来多少。

肖三说: 法院解决不了的话,讨债公司就让我们去。对方报案的多呢,说我们欺侮他们。

王向财表示,不但本地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他们也去。

一次特殊的拆迁

肖三、王向财等人向新京报详细介绍了他们在2009年参与的一次拆迁事件。

2009年11月18日早6点,老幺来电说, 生意 来了,某县有老百姓不让施工,施工方打算用十万搞定这事,让肖三多找点 带病的 去帮忙。老幺保证 只是去帮人 调和 ,不打架、不伤人,也不算犯法 。老幺也是金主的 喽啰 之一。

双方谈好了价格,找一个 病人 一天100元、一包烟,管吃。

肖三买通知了附近两个村的18名艾滋病人,他们分乘两辆面包车赶往邻县县城,其中有尹小枫。

当天上午9点,艾滋病人们抵达工地南边的拆迁现场。下车后,肖三给同伴们作了动员: 人家找我们的,必须出点力 。

一些 病人 喊着 我是带病的啊 ,并举着双手,向阻路村民们出示艾滋病医治卡。

这种医治卡,用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取药、治疗,并在需要救助时表明身份。

村民们后来告知新京报,他们听说艾滋病, 当时就懵了 ,不敢再反抗。

现场本来有村民们组成的人墙,数名 病人 向人墙作势走去,人墙立刻散了。 他们一来拉我,我就畏惧,赶紧跑。 一名堵路村民回想。

专家介绍,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只有3种:母婴传播、血液传播和性行为传播。人们平常的活动则不会进行传播,比如浅吻、握手、拥抱、共餐、共用办公用品、打喷嚏、蚊虫的叮咬等。

拆迁现场不止一批艾滋病患者。工地北边,有来自汝南县东皇庙乡的十二三个 病人 和七里店乡的5六个 病人 。他们也是被人用100元/天的价格雇来助阵的。

王向财和其中的几个人认识,因此加入其中凑个份子钱。

事后,老幺告诉肖三说,还有艾滋病人想来,但晚了没钱。

艾滋病患者生意经

肖三的房子是1991年盖的,盖好后就再也未曾翻新过,即便在艳阳下也昏暗无光。堂屋中间贴着观音像,肖三说,每月初一十五他都会烧香拜佛,不求身体健康,只求财。

上世纪90年代,河南驻马店地区出现大规模非法卖血活动,因此成为中国因卖血感染艾滋病病毒严重的地区。医学上,根据是不是病发,分为艾滋病人和艾滋病病毒感染者,前者已出现艾滋病综合征,后者则处于无症状期。

肖三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卖血被感染上艾滋病病毒的。2007年,肖三老发烧总好不了,验血结果为HIV阳性。他的堂哥因艾滋病于1999年去世,亲哥哥因艾滋病于2001年死,全系卖血感染。

朋友们瞬间消失,除他的看门土狗。他新认识了很多朋友,大部分是附近的艾滋病患者,还有一些 道上的 。

肖三和他的朋友们自称 病人 、 带病的 。

2010年底,汝南县卫生局防艾办闫好宣主任介绍,当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不到100人,其余400多人均为艾滋病人。

闫好宣表示,虽然目前社会对艾滋病人的轻视随着防艾知识的普及有所减小,但艾滋病人的就业及生活压力依然很大。在治疗和控制艾滋病病毒传染领域,作为一项常规工作,县市级常常组织当地 病人 开会。

肖三等人介绍,会议大致就是医生吩咐要吃什么药,以及该怎么保养等。

肖三介绍,许多病友身体虚弱,干不了重体力活,进厂当工人过不了体检关,做小生意没人敢买,做大生意又没资本,生活十分窘迫。

肖三也干不了重体力活,他花5000元买了辆小面包车,2010年时,他靠开车送村民进城赶集挣点生活费。

尹小枫的工作,是有力气时开电动三轮车接送村民。

王向财平时靠打零工补贴家用。他说,利用患病身份帮讨债公司收账,或帮拆迁公司站场的活,既相对 轻松 ,又能补贴生活,艾滋病患者们一般都愿意接这类 生意 。

痛经期间吃什么
有没有治疗肝郁脾虚的药
腿部血管凸起哪种药可以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