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化信息港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公主小秘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07:51:06 编辑:笔名

慕容合是被水流声吵醒的。↓杂『志『虫↓她睁开眼, 发现自己平躺在一块石板上。石板很平坦,又大, 纵然像现在这样当做床似的躺着也并不觉得有哪里不舒服。四周微暗, 入口处却能清晰的看到正缓缓而落的夕阳——这竟然是个山洞。山洞不太大,细看却很奇特。慕容合起身打量:头顶是近半圆的拱形,身下是潺潺的溪流——想来刚才吵醒自己的便是它了——栖身的石板在溪流之上, 却未完全浸入水中,估计是水深不够, 要么就是石板太厚。溪水很清澈,一粒粒沙石清晰可见,慕容合忍不住伸手去撩:咦?温的?“醒了?”慕容合回身看到沈清霜, 立刻笑得眉眼弯弯:“潇儿!”来人轻蹙眉, 放下手中的干柴和野果, 低头专心致志生火。慕容合凑上前帮忙:“潇儿, 你可有受伤?这里便是我们方才坠落的悬崖下吗?那群狼呢,可有追上来?”一缕小火苗跳起来,沈清霜捡枝细小的干柴丢上去, 轻轻拨弄。慕容合也学着她的样子, 没一会儿火势便大了。两人围火而坐, 慕容合把野果捡起来兜着, 先弯腰在身旁的溪水中洗一下, 又仔仔细细用前襟擦干, 之后才递到沈清霜面前:“喏。”“谢谢。”沈清霜将野果接了过来。慕容合啃着果子不由自主往沈清霜身边凑:“潇儿……”“陆夫人。”啊?慕容合错愕抬头, 半响舔笑:“瞧瞧我这记性, 又叫错了。清霜莫怪。”沈清霜没说话,盯着她的眼睛瞧了一会儿,缓缓而道:“话虽这样说,你心里却还觉得我是她,否则区区一个名字又怎会三番两次叫错?”这……“我和她外形相像?”慕容合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,愣了下后才摇摇头:“不像。”“那么,是气质相符?”还是摇头。一个明贵似牡丹,一个清冷如白莲,虽谈不上相差甚远,亦不甚相同。“这便由不得我好奇,你为何会将我二人混淆?”“因为……”感觉!从靠近你的那刻起我便觉得你是潇儿!是易容换面躲避我的潇儿,是隐姓埋名防着我的潇儿!可感觉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,可以作为“呈堂证供”吗?慕容合心下不确定起来。沈清霜脸上一如初见时的波澜不惊:“慕容姑娘可曾听说过化雾山庄?”“嗯?”慕容合虽不知道她为何有此一问,却还是乖乖点头:“略有耳闻。”世人皆知,一柄宝剑,若能削铁如泥便可称之为世间至宝,可若它的锋利号称能够劈露斩雾,化有形为无形,岂不更是万金难求的无价之宝?化雾山庄的名号便是由此而来。江湖之上有传言,南面有山,高耸入云,巍峨不可一世,山巅云雾缭绕令人望之生畏,偏却有那么一座宅子,落在了半山腰上。宅子不知道建于何年何月,似乎,打从那位为躲避野兽慌乱逃入其中的猎户眼看见前,便早早伫立山间百年有余。猎户下山未久,江湖上突然多了把人人争相抢夺的宝剑-化雾。这把剑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声名鹊起,绝不仅仅是因为它不可一世的“锋利”,更因它是由一块千年寒冰所打造。冰铸的剑?慕容合摇着头一脸不屑:势不可挡的锋利或许是不假,可这个“见光必死”的宝贝存在于世间又有何意义呢?难不成每次剑要出鞘必须选在极北之地?隆冬时节?且需随身携带冰袋以防它不小心消失于无形?宝贝之所以能成为宝贝,必定是不会如此肤浅不经推敲的。好马尚需配好鞍,这么一把不世出的宝剑,怎么能没有个可与之匹配的另一半?化雾剑鞘,够得上“门当户对”这四个字。论颜值,听说观一眼此世难忘,零星记载的史籍中曾提到,鞘身还雕着些精美但不知出处为何的古文。论实力,它不止能完美的容纳和保护化雾剑,单剑鞘本身,亦称得上利器一枚,轻轻松松便将持剑人的功力提升一级尚且不止。如此神剑,必定引得人人打破了头争相抢夺。可这东西它就像鬼,听说的人是不少,真正见过的却没几个,甚至,没一个。神剑不可遇,求不得,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化雾山庄便成了香饽饽。江湖中人慕名前来,几乎踩烂了殿前的门槛,可以说在一夜之间,化雾山庄火了。依着慕容合的地位见识,如何还能不知道它?“潇儿……哦清霜你,难道来自化雾山庄?”沈清霜点点头,咬了口果子。咔嚓声清脆,引得慕容合忍不住抬眼去看。果子红润,握在白玉般剔透的掌心里,画儿一样赏心悦目……慕容合半天移不开眼。沈清霜浑然不觉自己早成了画中人,接着道:“我生在化雾山庄,亦长在化雾山庄。”“嗯?哦……”“所以我绝不可能是你口中那位潇儿姑娘。”慕容合的心脏陡然跳了一下,不过她很快掩藏起情绪像往常一样嘻嘻笑着:“清霜说不是那便不是罢。不是早早说过是认错了人吗,清霜就莫要来兴师问罪与我计较了。这果子味道不错,喏,再来一个……”沈清霜没接,微垂着眼帘像是在思考。“来呀,多吃几个……”慕容合抓起沈清霜的手将果子塞进她掌心,却被一抹艳丽的朱红夺去了视线。见她此状,沈清霜亦低头往掌心看。纤细的手腕间藏着颗米粒大小的痣,色如朱砂,点在白皙的皮肤上分外惹眼。“这痣自我出生便有,想来,是伪装不了的。”慕容合眼睛发愣,拇指迎上去蹭了蹭,也不知是想一辩真伪还是试图把这莫名扎眼的东西擦掉。沈清霜只在一旁安静看着,不作声。“这……清霜身上的东西,自然……自然无需伪装……”话虽这么说,拇指却还是不由自主地,又想往那痣上靠。沈清霜干脆弯腰撩起一捧溪水,当着慕容合的面把手心手腕连同手臂一起洗了。洗完看向慕容合,淡淡开口:“慕容姑娘可还需要其他佐证?”“不用不用……”慕容合干笑,连连摆手。沈清霜看她:“还是不死心?”“没有没有……”“罢了。”梦中人易唤醒,假寐者却是不能,该说的话已说尽,别人愿不愿意看清现实却远非自己能左右了。沈清霜垂袖起身往洞外走,慕容合以为她要弃自己而去,吓得把手里未吃完的果子一丢,窜上去抱住了沈清霜的腰:“清霜别走。”沈清霜好笑:“这是作甚?”“别丢下我,大不了……我再也不把你错当成潇儿了。”“我本就不是!”沈清霜脸上带着薄怒。充耳不闻,油盐不进,自己怎么会碰上这么个人?“好好,你说不是就不是……”慕容合笑得谄媚:“你说什么都对,只要别丢下我,好不好?”虽然相识一日尚且不到,沈清霜却早已见识过了许多面的慕容合。初见时似无赖般纠缠,面对狼群时明知不敌却能沉稳迎战,于那个一直存在于她口中的“潇儿”情深异常,还有就是如眼前这般,总能在你硬下心肠准备将她拒之门外时,表现出适时的服软和退让……沈清霜自小从化雾山庄长大,见过太多阿谀谄媚之人。为求宝剑,纵然你在江湖上多地位尊崇都好,也会为了一时利益放低身段。见惯了,便觉得厌恶甚至麻木,如何还会心软?可说来奇怪,慕容合有点不一样。哪里不一样?沈清霜说不出来。反正被她这样摇着胳膊央求时,便像是母亲遇上撒娇的孩子般,硬不下心肠来拒绝。“我去找出口。”“好呀,”慕容合眉眼一弯:“一起去。”出去时日头当空照,回来早是月儿上柳梢,慕容合跟在沈清霜屁股后边晃荡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任何看起来像是出口的地方。无功而返,两人的情绪都不怎么高涨。还是白天那堆柴火,又被重新燃了起来。当然,也不是全没有收获,除去白天沈清霜采回来的野果外,慕容合又从白日里两人坠崖而落的湖中抓回来一条大鱼。慕容合架起火烤鱼,沈清霜坐在一旁添柴。香味一点点飘出来,慕容合邀功似的举着树枝递到沈清霜面前:“我的手艺可好?”沈清霜没回应。她眼神分散,眉头微锁,根本没有听到慕容合说了什么。慕容合又唤了两声,沈清霜方才回神,一垂首看到眼前焦黄飘香的鱼,点头回一句:“嗯,甚好。”真是敷衍……慕容合却依旧忍不住嘴角上扬:“就快能吃了,清霜莫急。”“好。”吃罢晚饭,沈清霜盘膝打坐调息,慕容合则拿着白天在洞外捡来的干草,仔仔细细在自己睡过的石板上铺了层厚实的垫子,权当是夜里两人的睡榻。洞中已然昏暗,火光映照下,沈清霜白皙的脸庞上添了抹红润,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许多。慕容合托腮看着,心下觉得幸福且满足。

保定癫痫病医院
济宁治白癜风好的医院
双鸭山癫痫病专科

上一篇:EXO薄荷温情彼岸双

下一篇:重生之悍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