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化信息港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【加盟快报】天津黄河道校区:携手睿丁,共同开创孩子的美好未来“毕业”

发布时间:2020-03-27 15:31:55 编辑:笔名
摘要:水香握住母亲的手,双眼止不住泪也流。娘啊娘啊您放心,闺女跟娘亲。亲一千年亲一万年,也报不完母亲养儿育女难。母亲闻声叹口气,问水香个事儿心可依? 章〓引言

热热凉凉都得过,有的是福也有的是祸。说的是驴能买来也能卖,买卖活人真奇怪。

奇奇怪怪真真有,姻缘买卖不知羞。此事发生在,被卖的姑娘不平凡。

第二章〓求学的少女

姑娘芳名叫水香,家乡有条汩罗江。十七岁的姑娘在学堂,天真烂漫无忧伤。

这一天收到信一封,叫她回家母有病。母亲有病不得了,从小就把水香操。不回家看看心不安,不见见母亲愁难眠。告假回家快快回,早见了母亲早安慰。爬山越岭一道道,淌水过河一路跑。一身是汗气喘喘,这才来到家门边。跨进家门吃一惊,屋里传出人哭声。小鸡咯咯无人喂,鸭子呱呱翅膀拍。院里的垃圾洒满地,父亲在旁喘粗气。水香一问才知晓,哥哥的婚事烧眉毛。

女方家要钱三千元,不给甭想结姻缘。限期不给婚事吹,交了财礼活人给。一手交钱一手给人,否则永远不结亲。哥哥自谈好多年,女方也经常串门玩。

两人恩恩爱爱难分离,女方家为啥要财礼?原来女方的大哥四十多,用钱买了一个老婆。欠款愁得没办法,只得叫自家的妹妹来报答。妹妹反对没有用,逼得男友把礼送。家里凑钱钱不够,这可气坏了女朋友。她说既然没有钱,她就自身自卖五千元。哥哥气得发了疯,母亲一急身染病。父亲在旁直搔头,谁还喂养小牲口?水香对此情景心悲痛,又劝父母又劝兄。

女方家爱财就拉倒,哥哥照样还能找。没有她来照样过,没有大山有小河。没有太阳有月亮,何必为一个爱财的姑娘把心伤?哥哥听了摇摇头,母亲听了忙张口。

闺女啊闺女好水香,唯有妮啊疼娘。为娘托人给你信,唯有你才能给娘除病根。为娘操儿养女为了啥,还不是为了这个家?这个家眼看就要完,妮啊难道忍心娘辛酸?说着双手把眼揉,泪水滚滚湿双手。

母亲如此作大难,十七岁的少女怎成全?

第三章〓抗婚

水香握住母亲的手,双眼止不住泪也流。娘啊娘啊您放心,闺女跟娘亲。亲一千年亲一万年,也报不完母亲养儿育女难。母亲闻声叹口气,问水香个事儿心可依?

如若听了娘的话,不需要永远来报答。水香伸手和母亲握,叫母亲有话只管说。

只要全家能高兴,只要能除母亲的病。水香一说娘泪多,妮啊妮啊别再说。

作娘的实在对不起你,也实在是生活把人逼。逼得人一天也难过,逼得人一会也不想活。为儿讨媳妇那么难,作为母亲是心难安。为什么老天不睁眼?为什么办事离不了钱?母亲越说越悲痛,旁边的哥哥说出声。

妹妹啊妹妹别生气,家里眼前正不如意。父母已经把你许了人,他是东村的二郎神。二郎神能帮咱家的难,他答应后天送来五千元。

哥哥此话一出口,晴天霹雳姑娘哭。哭姑娘水香才十七,眼前正在读高一。学生还没有当过瘾,就伺侯三十多岁的老光棍?水香还有学业与追求,哪能走上这条路?

水香斩钉截铁不答应,她爹爹一听双脚蹦。哪一个姑娘爱学习,哪一个姑娘不图吃?哪一个姑娘不爱穿?哪一个姑娘不贪钱?我要女养女为了家,不能叫家里不结瓜。是你的事重家的事重?不为你爹娘为你兄。

水香听着打颤颤,把牙一咬奔出家园。

第四章〓绝望

水香一急奔出家,踉踉跄跄哭又骂。爹啊爹啊娘啊娘,二老怀的是啥心肠?女儿刚刚才十七岁,就狠心卖给一个老酒鬼。他家的钱财女儿不爱,逼迫女儿太不该。呼天喊地无人应,亲爹亲娘不讲情。十七岁要换五千元,心里有一曲《窦娥冤》。跌跌撞撞哪里去,水香满心里正委屈。对着绵绵的高山叹又叹,人间啊有什么值得来留念?对着飘飘的云彩唉又唉,人间啊叫人受气该不该?对着滚滚的大河气又气,人间啊庸俗得叫人怎呼吸?小鸟啊小鸟欢快地叫,只有姑娘哭哭啼啼气难消。小草啊小草轻轻地晃,只有姑娘悲悲凄凄心发凉。小溪啊小溪潺潺地流,只有姑娘摇摇晃晃苦又愁。求爹告娘没有用,白上了初中上高中。村里的姑娘讲吃穿,偏偏自己成绩进校园。满想着同村里的姑娘不一样,谁晓得比她们落得更悲伤。追求知识追求的啥,落了个好端端的姑娘难归家。十七岁的年龄路漫漫,为的是换一扎子票子五千元?五千元啊五千元,订死了自己以后道弯弯?水香牙咬得吱吱响,又恨爹爹又恨娘。恨爹娘不怀好心肠,恨爹娘为儿竟敢卖姑娘。亲人啊为钱不讲亲,姑娘啊怎能在世上混光阴?姑娘整整衣服理理发,对爹娘唯有自杀来报答。姑娘望一眼山,满山的花草难留恋?姑娘望一眼云,满天的云彩难亲吻。姑娘望一眼河,只有滔滔的大河在等着。

第五章〓得救

姑娘一头扎水中,要学屈原去丧生。姑娘丧生真可惜,花一样的年纪才十七。被水冲击往下游,混浊的河水灌进口。肚子灌得满又满,姑娘啊已不辩阴间与阳间。忽觉得肚子里咕噜噜,忽觉得有人在身体上揉。大口大口往外涌,快死去的姑娘又清醒。用力睁开一双眼,见一个老妇一个青年。

老妇是村上的张大妈,养鸭子能手顶呱呱。姑娘的小命又被搭救,心里的痛苦难消受。水香又哭又是闹,还想再往水中跳。

张大妈拦住拼命劝,花一般的姑娘有什么冤?现在中国是新社会,不堂堂做人当什么鬼?人死不能再复活,年轻轻该把大事做。张大妈又招呼那男青年,叫来水香的父母劝一劝。劝一劝姑娘想一想,可不能扔下爹爹撇下娘。姑娘知书又达礼,父母养大不容易。多想想别人多做点事,年轻轻干么要寻死?张大妈天南海北讲不停,不管姑娘听没听。

家里人急急赶了来,见水香这样早吓坏。张大妈对着他们说,救水香多亏了跟前这小伙。小伙子名叫郑文远,家住中原在河南。若不是小伙子胆大水性好,水香啊恐怕早已命难保。张家人感激郑文远,夸他真是好青年。郑文远连连把手摆,见难相助本应该。自己出门交友朋,全国都在学赖宁。虽然救了姑娘命,比起雷锋还不中。老早加入共青团,碰见啥难愿意拦。两肋插刀命不要,所有的困难也愿包。

小伙子说话多激昂,打动了姑娘小水香。这青年真是不一般,比比自己多丢脸?只不过刚刚十七岁,白喝了十年黑墨水。学校号召学赖宁,自己却差一点没死成。幸亏苍天长了眼,碰见了雷锋一般的好青年。死死真是不能死,这样去死太不值。姑娘心里起波澜,心中顿时长信念。

第六章〓恋爱

姑娘水香回到家,河水呛得身体差。躺在床上胡乱想,自己为啥是姑娘?如果是男的多么好,可以东往南里跑。天下何处不快活,身心何必受折磨?水香差一点没死成,哥哥气得脸发红。

不怨恨妹妹不合作,都怨恨自己没钱讨老婆。同女友交往那么深,她竟肯图钱跟别人?双方没一点共同信念,怎么就自身自卖五千元?女人啊爱的是什么东西,不讲爱情不讲友谊。要钱也不能跟钱过,没有钱就该命运绝?山盟海誓说了多少遍,看电影逛商店花了多少钱?欢欢笑笑都为了你,到头来却成了别人的妻。一分钱能难倒英雄汉,一肚子苦啊一肚子烦。没钱再也不胡想,可恨那爱财的美姑娘。家啊为啥不存下一分钱,叫人白活了二十年。讨不来老婆活着算啥,烦烦恼恼呆在家。

水香哥越想越烦恼,追打得院子里的鸭子呱呱叫。踢了盆子摔了碗,家里闹得翻了天。母亲抱住儿子的腿,苦苦哀告凄又悲。儿子啊应该冷静一下,不为家里为了妈。妈从小就没有享过福,生你的时候才十五。十五岁就养你不容易,一没穿的二没吃。一把鼻涕一把泪,把你操养二十岁。二十年的苦啊没法说,想起来叫我不能活。你姥姥收了一百个鸭蛋,让我跟上了犟老汉。大了我整整三十岁,跟你爹真是活受罪。儿啊以后的道路还很长,再苦你也胜过娘。消消气吧别胡想,天下有的是好姑娘。母亲哭得悲又痛,神灵听了也动容。

二十岁的小伙子,怎能逼妈妈去寻死?水香哥把母亲扶进屋,妹妹父亲都在哭。哭的是天不象天地不象地,泪水鼻涕搅一起。生活啊生活活生生,声怨啊声怨怨声声。痛苦啊痛苦苦痛痛,大活人真成了可怜虫。

第七章〓漂泊的浪子

不说水香家多作难,看一看行侠仗义的郑文远。

郑文远现年三十一,光棍汉儿真别提。老家有活不愿干,郑文远习惯了吃闲饭。学校时就当了兵,他是急先锋。当年串联一身胆,土匪好汉啥都干。大学难考回了家,回了家不愿打坷垃。父母承包了几亩地,郑文远怎愿卖力气?混了一群小青年,吃喝玩乐叼洋烟。母亲气得一身病,父亲急得发了疯。郑文远照旧混时光,不问爹爹不管娘。地里活一点不愿干,混了今天混明天。父母双亲去了世,只给他留下一片地。年龄已过二十八,哪一个姑娘肯嫁他?郑文远这才发声叹,老天啊真真不长眼。少年时追求没中用,恨那文化大革命。吊儿郎当这几年,没想到叫人这样烦。安下心来再种地,背土朝天啥出息?活着媳妇也找不到,堂堂的男子真可笑。郑文远也想找老婆,求人去把媒人托。

同村的光棍哈哈笑,光棍条也想摘掉帽?在家不愿打坷垃,跑遍天下都白搭。

老翁还能娶少妻,郑文远嘴里不服气。老子走遍天下都不怕,一伸手老婆能抓一把。看看周围的众婆娘,目光短过黄鼠狼。郑文远吹牛皮咚咚响,只能做梦当新郎。你能在外地讨来老婆,本村的光棍都请客。光棍们嘻嘻哈哈笑一通,郑文远气得眼睛红。卷了个铺盖离了家,走过兰州串过宁夏。去了内蒙到过北京,哪里能有他的爱情?怎么办吧怎么办,流浪的生活真讨厌。吃住天天都操心,还不如回家混光阴。想想心里不得发,郑文远真愿去自杀。死了只能喂野狗,到了阴间也难受。唉吧叹吧张口哭,天啊地啊哭父母。为什么不给我娶个媳妇,叫我来这儿甘受苦。找不上媳妇作大难,为什么不给我留些钱?叫我在外多凄凉,为什么不给我盖楼房?叫我在这受折磨,为什么老天生下我?老天爷啊老土地,你们为啥光把孤儿欺?

鼻涕一把泪一把,郑文远嗓子哭沙哑。说话活像野鸡叫,可怜啊天下的一个光棍条。

第八章〓同病相怜

死又不愿还是想,还想怀里搂姑娘。搂不上姑娘不心甘,不能白活了三十年。北方不亮南方亮,郑文远离开北方向南方。找个活干真是难,帮人放鸭子才混上饭。这一天正好赶个巧,一个姑娘河中跳。姑娘一心寻短见,郑文远把她救上岸。皮肤白白眉目秀,郑文远真是摸不够。张大妈急着救人命,郑文远心里多扫兴。如若张大妈不在身边,少女伴着处男多心甜?救了她命也白搭,摸上一把不得发。

郑文远找到水香的娘,水香娘哭得变了腔。从哭的话里体会到,多巧的机会得利用好。郑文远说着赖宁又讲雷锋,姑娘的眼睛放光明。机会一有不可失,去接近姑娘莫迟疑。郑文远买了礼物到水香家,帮干这来帮干那。手中勤快不能闲,挤空就来她家干。水香心里起波浪,人一高兴精神爽。哼着歌曲离开家,姑娘也学着别人去放鸭。家里人本是不同意,又怕姑娘再生气。

看着水香也放鸭,郑文远喜得牙打牙。郑文远天南海北谈,两人交往更频繁。吹得石头能滚走,吹得河水能倒流。吹得云彩能当布,吹得牛郎织女哭。

郑文远越吹知识越渊博,水香越听心里越热火。情真意切话甜甜,羡慕好比那扇子扇。七仙女还能爱董郎,水鸭子也会学鸳鸯。白蛇女还不怕雷峰塔,姑娘啊想想脸上起云霞。无论如何不能再等待,十七岁的少女啊要恋爱。

第九章〓追求自由

想法一对父母说,父母一脚跺烂锅。老汉又急又是气,一病卧床再不起。哥哥更是气冲天,指着水香骂连篇。郑文远一脸疙瘩皮,年纪看样过三十。而立之年不在家,跑到江南来放鸭。光想着混饭不挣钱,他一定是一个流窜犯。哥哥的媳妇没讨到,妹妹再往火中跳?无论如何不能搞,到河南受罪谁知道?郑文远再不能来这家,再跨门就该不饶他。家中的鸭子不准放,只能在家伴爹娘。

哥哥张口势逼人,姑娘水香泪满襟。情愿的东西给捣毁,不情愿的东西硬塞给。人生在世为了啥,别人指哪就向哪?姑娘啊姑娘叫水香,心中的希望真渺茫。十七岁的年龄花一般,只有痛苦没有喜欢。不经奋斗没有自由,争不到自由没幸福。水香一下贴了心,内心里顿时翻滚滚。生下来真不能去想死,决心学一学白娘子。水漫金山没怨言,郑文远是一个好青年。为爱情死了也值得,也不能陪送那一个三十岁。哥哥啊哥哥爹和娘,水香可不是一个弱姑娘。

第十章〓敞开心扉

水香没出门,天一黑紧张着去订亲。很快找到郑文远,坐在村外口难言。

郑文远心里象一团火,壮着胆子张口说。姑娘啊姑娘叫水香,郑文远可是一个痴情郎。虽然比你大六岁,到河南不受罪。家里有明堂堂的瓦房整三间,房屋里摆设都齐全。还有肥沃的土地五六亩,种地轻闲不受苦。只因为家乡的姑娘太爱钱,我不得不离家来江南。江南是一个好地方,我刘三姐那样的好姑娘。千里有缘来相会,我真愿象董永一样《天仙配》。

共 11710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少女水香的命苦。在走投无路时遇到行侠仗义的男人郑文远,两人坠入爱河。可是郑文远家里一贫如洗,时常被债主们逼上门,他昧心将水香卖给堂弟哥文工,水香满腹委屈往肚子里咽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剧本人物形象鲜明,构思巧妙,写作笔法别具一格,推荐共赏!【编辑:箫音依依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01-28 15:55:19 问好老师,新年快乐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7-01-28 15:58: 8 感谢帮助,谢谢,祝你新年快乐。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
小孩积食吃什么药
儿童佝偻病o型腿怎么办
脑梗塞后遗症昏倒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