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化信息港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有认识死者的吗带队的郑警官问

发布时间:2020-01-25 23:27:45 编辑:笔名

摘要:少年陈亮高楼坠亡,小城朋友圈马上传遍。一起喝酒的三个人各有陈述,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呢?仍是朋友圈内视频解疑。 一

陈亮从11楼摔下,径直砸向楼下的水泥路面,巨大的撞击声马上引出了很多从窗户向外探望的人头。

周围很快围满了人,人们纷纷用拍照,各自发着自己的朋友圈。早于警车到来,小城里马上传播开某小区有人跳楼的消息。

不知谁打的110,警车很快赶到了。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开了路,两个警察下车后见人已经摔得面目全非,应该是当时就死了,马上联系领导报告情况,很快刑警队的人赶到了。

“有认识死者的吗?”带队的郑警官问。

“我认识,他叫陈亮。”王强声音颤抖,弱弱地回答。“我们一块喝酒,不知为什么他就……”

“还有其他人一块喝酒吗?”

“还有黑子和李芳。”王强用眼神扫了扫人群,一个满头红发,穿短裤十八九岁的姑娘和一个板寸平头,穿带窟窿牛仔裤的青年向前靠近了两步,“我们是。”

“你们勘验现场,”郑警官先给同行的两个下属下完命令又对王强说,“你带我们去喝酒的楼上。”

一单元1101房间是一个三室一厅一卫的紧凑型房间,客厅里没有多少家具,便宜的布艺沙发连个沙发罩都没有,简易的木质茶几上,用塑料袋盛着的烧鸡已吃了一半,豆腐饼、水煮花生米、火腿也都是用塑料袋盛着,所剩不多。十几个空啤酒瓶放在茶几底下,四个喝了一半的啤酒瓶放在茶几上。

没有打斗的痕迹。

洗手间和洗澡间的门都是开着的,洗澡间的窗户也开着,坐便器正在窗户下,东边墙上是淋浴的花洒。没一样多余的东西。只是坐便器储水罐上脚印明显,脚尖朝墙也就是朝外。

“人为什么跳楼。”警察问。

“我们在客厅喝酒,他去厕所,不知怎么下去的,肯定是从窗户下去的……我们没怎么着他。”王强的口气有点磕巴。

“房子是谁的?”

“租的,日租房。”王强说。

“带他们三个回队录口供,通知房主去警队。”郑警官对年轻警员杨严下命令的同时,又对另一拿相机的警察说,“仔细勘验现场。”

刑警队讯问室,郑警察正给房主做询问笔录。

“租房子的叫王强,卖农药的,家里有钱,常在我这里租房。一般是中午过来喝酒,晚上带不同的女人来过夜。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很开放,这王强都结婚了,还不知收敛。”坐在桌子对面的妇女,五十多岁,金项链粗大,人也肥腴,穿着艳丽,一说起别人的事情满眼放光。

“那个女的不认识,看穿着打扮不是歌厅就是洗头房的。这样的孩子太多了,真不知家长怎么想的,只要有钱挣,才不管孩子干什么。”房主一副可惜的样子,恨不能把孩子的家长喊过来狠狠教训一顿。

“那个大一点的人家都叫他黑子,人是黑一点,长相挺好的,听说会武术,常和几个纹身的小伙子在一块,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”房主似乎很纳闷黑子的身份。

“死的小伙子叫陈亮,哎呀,可惜了,他爹是房地产开发商,家里有钱。挺好的孩子,不知怎么和王强掺和到一块,还把命搭上了。”显然,房主对陈亮和王强怎么玩到一块不理解。

“今天中午是怎么回事?这我可说不清楚,我只管在他们走后去打扫卫生,至于他们干什么我可不知道。”

郑警官紧紧盯着王强,有几分钟了,一直没问话。王强坐在硬木椅子上,腰有点向前拱,双手搅在一起,插在两腿之间,眼神闪烁。警察的沉默加重了他的紧张。

“我叫王强,2 岁,无业,和父母住一起。”警察的发问似乎让王强得到了解脱。

“今天是我租的房,和黑子、李芳一块喝酒,买东西时正好碰上陈亮,就喊上一块来喝了。”

“黑子家是外地的,一直在本市混,和他一群老乡在一块,给别人要要账,去年我家赊出去肥料要不回账,就是找的黑子,要账挺快的,以后就熟了,常请他喝酒。”

“早就认识陈亮,差不多的年龄常在一块玩。”

“我们喝到快一点的时候,黑子的小兄弟打说有事让他过去,我开车送他去的。半小时后回来,李芳说陈亮调戏她,黑子让他给李芳赔礼道歉,黑子教训了他几句,后来陈亮就进卫生间打,再后来就听见楼下面啪的一声响,进卫生间一看没人,才知道是陈亮跳楼了。”

“真的没人怎么样他,黑子管他要五千元钱,他说没有,找人借点,然后进卫生间打。”

“黑子中午去的一个建筑工地,一个包工头和李芳的一个小姊妹叫阎燕的相好,一块玩了一年了,阎燕父亲得病住院,自己钱不够,给包工头要钱,包工头不给,黑子就领几个人过去吓唬了他一下,给阎燕要了两万块钱,我们就回来了。”

李芳进入审讯室,浓浓的劣质香水味儿引得杨岩皱了一下眉头。

“李芳,女,19岁,春阳歌厅服务员。”

“喝的酒不多,喝到一点时黑子哥和王强出去了,剩下我和陈亮,我们没喝酒,坐着说话等他们回来。”

“后来知道他父亲是开发商,我羡慕他是富二代,说他什么都不用干就能过潇洒的日子,结果他说自己和父亲关系并不好,谁信呢。”

“他调戏我?没有的事。”

“为什么跳楼?黑子他们回来后就是认定陈亮非礼我了,让陈亮承认,陈亮不承认,王强劝陈亮先认下来免得发生不愉快,陈亮拗不过就认了。结果黑子又让陈亮跪下给我赔礼道歉,黑子还用自己的给陈亮录了像,问陈亮怎么了事,处理不好就发朋友圈。陈亮说给我两千块钱,黑子非要五千元,陈亮没有,黑子就让陈亮打要钱,陈亮去了卫生间打,我们继续喝酒,我还劝黑子见好就收,别弄过头了,结果还真的就出事了。”

“我们真的没商量过,只是刚好碰上陈亮,要钱不是我的意思,真的拿到钱也不会给我。”

“歌厅里有六七个黑子的老乡,常有车来接,一块出去帮人打架,处理事。”

黑子身材结实匀称,方脸,眼睛明亮有神,皮肤有点黑,时髦的板寸给他添了几分利索的感觉。

“我叫郭伟,人们都叫我黑子,24岁,是外地的,在本市住了七年了,职业是在春阳歌舞厅当保安,手下有几个人,都是同乡。就住歌厅,歌厅提供食宿。”

“李芳是歌厅的,王强约我们出来喝酒,碰上了陈亮,一起喝酒。喝到中午一点,我有事和王强出去了,回来的时候李芳说陈亮对她动手动脚,我当时骂了陈亮几句,让他赔礼道歉。”

“让他道歉他就道了,让没让他下跪……下了。”

“后来陈亮说给李芳几千块钱了事,我们觉得也行,陈亮就去卫生间打借钱,后来不知为什么就掉楼下去了。”

“录像?用给他录了一点,都在里,但我没发朋友圈,只是吓唬吓唬他。”

“平常我不干什么,没事就在歌厅呆着,歌厅有人喝多了闹事我们就处理处理。”

“有时候也管要账,怎么要?怎么恶心人就怎么要,扯横幅,住到欠债人家里,几天几夜,喝酒打牌。但我们从来不动手打人,那是违法的。”

吃中午饭的时间早已过去,但春阳歌厅内仍是觥筹交错,厚厚的窗帘内霓虹灯闪烁,被酒精刺激的男女们正在兴奋着,唱歌、喝酒、跳舞,好像这个世界除了娱乐就没有其他存在。

伙房隔壁的一个房间里,几个纹身的青年正在打麻将,随口喝几口啤酒,嘴里还不时带几句脏话,外地口音透着狠厉。

三辆警车风驰电掣驶过来的时候,几个纹身青年开门想逃,但当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时,都自觉听从警察的命令乖乖举起了双手。

三个月后,王强和李芳被判免于刑事处罚,黑子等老乡因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被判刑。

半年后,该市朋友圈疯传的一段视频引起了警方的注意。

视频里,简陋的三居室客厅里,三男一女在喝酒,一会儿两个男人出去。没走的一男一女在说话。满头红发,穿短裤的女孩似乎喝多了,向男孩怀里靠过去,但被男孩躲开了。女孩显然恼了,手指男孩似怒骂的样子,男孩一直没说话。

没多久另外两个男人回来,女孩子向板寸男说着什么,板寸男显然恼了,抓起一个酒瓶向男孩砸去,被跟回来的男孩劝住。没走男孩在板寸男往地下指的手势下跪了下去,对女孩说着什么。板寸男拿着拍着男孩下跪、说话的过程,对男孩说着什么,然后下跪男孩进了卫生间。

共 298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动不动就发朋友圈的人,要么是唯恐世界不乱,要么是有着其它什么目的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小说对陈亮的死亡原因调查虽然并没有明显的交代,但是板寸男、王强和李芳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。不足的是,对于陈亮的跳楼原因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,只是显示了朋友圈疯传的一段视频,真相如何?靠读者运用自己的想象去填充。具有警示教育意义的微型小说佳作,推荐共赏。【:湖北武戈】

1楼文友: 09:06:01 小说对陈亮之死的调查展现得非常生动形象,欣赏了,问候作者鸿鹍老师!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
2楼文友: 07:04:29 陈亮被诬陷,被迫下跪,被拍视频,被威胁。被朋友害,被朋友圈害。

楼文友: 07:21:26 唯恐天下不乱,肆意乱发,何苦何劳?终害人害己! 仰观天文,俯察地理,中观人间,揽经史子集,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。

4楼文友: 22:26:06 那个庙里都有冤死的鬼。庙,正吗?鬼,冤吗? 人生如逆旅,吾亦是行人

南宁市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
石河子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
福州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
台州专门治癫痫病医院
南阳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