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化信息港
教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

英雄信条 千三百一十八章 知己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20:13:37 编辑:笔名

英雄信条 千三百一十八章 知己

精彩的战斗稍歇,观众们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。

“你们希望谁赢?”

议论声嗡嗡。

唐顿的人气无疑是的,不管是之前在法庭上一拳打飞哈塞尔,喊出我即是正义的话,还是在宫廷宴会上打爆斯图加特家主,都让他成为了平民的代言人,更何况他的经历是从邮差爬上国王之手,励志的无以复加,好多人都以他为偶像。

“如果他是布列塔尼亚人,我一定选他”

好多观众还保持着理智,铁甲面再差,那也是本国的王子殿下,而且他深居简出,不喜奢华,着实为国民做了不少好事,至少数种政~策下,大家的生活在确实的变好。

“我不知道他们谁能赢,但是在执政上,唐顿完爆殿下”

一个大商人叹了一口气,现在全大陆,都知道德兰克福的福利,国民过得,甚至一些二流国家的人都开始谋求移~民。

“这么比是不公平的,管理一个大帝国要更难”

利昂的拥趸反驳,他没敢说,让腐朽的帝国重生,延续国祚,那是明君贤王才能做到的。

“等等,唐顿很有可能是陛下的私生子呀,如果确定了,什么问题不就解决了?”

“不确定也没事,嫁一个公主给他不就行了?”

“得了吧,人家的未婚妻是巴伐利亚玫瑰。就算是拥有实权的大公主下嫁,身份还是要差一些”

观众们喜形于色,开始憧憬。帝国在唐顿和铁甲面的带领下,肯定会更加的昌盛。

“准备好了吗?我要开始了”

看到唐顿点头,利昂展开领域。

一道炙热的焰环从利昂的脚下扩散开来,瞬间就将整个竞技场都涂抹成了橘红色,天空开始湍急火烧云,像晚霞一般耀眼。

明镜止水犹如被投入了陨石的湖泊,不断的剧震。濒临死亡的恐怖危机感瞬间侵袭唐顿的神经。

“这要是换做普通魔能者,会被直接惊碎灵魂”

廉价神感慨。

唐顿面色凝重。

利昂的天赋是寂静王座。罕见的天赋之一,它由重置交换轮回逆反四**则构成,能够根据自身需求改变指定区域内的法则之力,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。只要释放天赋,就是他的主场。

铁甲面的魔仆同样强大,是三位签订了契约的魔神,分别为骄阳女神,潮汐女神,胜利女神,而他的骄阳冠冕领域,就是和骄阳女神发动契约后形成。

星界大挪移

唐顿不敢怠慢,释放拥有的强领域。以他为核心,先是地面上出现了一副星图,之后辐射而出。变成一片银河,星辰飘渺,炫目华丽的无以复加。

全场的观众们愣住了,呆呆地看着身边。

一个小女孩伸手,情不自禁地去戳缓缓从身旁缓缓飘过的星体。

此时的竞技场,入眼可见的都是星体。让人们恍若置身于宇宙中

两道领域交界的位置,法则力量发生了剧烈的碰撞。

唐顿眉头蹙起。因为领域极度的不稳定,似乎正趋于崩溃。

“我的领域可以让任何元素力量以及五指转化为火元素,可以融化对手的领域,强制将其法则转化为光焰法则,剥夺对手对领域力量的支配,抹消对手和魔法能量的联系,可以说,对方在展开领域的一瞬间,就输定了。”

利昂耸了耸肩膀,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星体,“不过你的领域很神奇,虽然受到了影响,但是完全没有崩溃。”

唐顿沉默,在感悟利昂的领域法则。

“我嗅到了命运的味道”

利昂面色郑重,唐顿的天赋也是。

满场观众屏息,火焰缭绕,星辰闪烁,单是看到这两个领域,就已经值回票价了。

“糟糕”

唐顿防御全开,冲天飞起。

“太迟了”

利昂打了一个响指,竞技场立刻发生了大范围的连续爆炸,观众们这才注意到,不知道什么时候,空气中漂浮着许多火星。

这是星焰,澎湃的火元素压缩后密集到一个原点,接着瞬间爆炸,产生可以破碎时空晶壁的火焰。

当然,利昂收敛了攻击的强度,不然以竞技场的防御力早被炸成废墟了。

唐顿飞天,爆炸追着他的屁股,留下了一条灼烧的痕迹。

炽风之环

原初之火燃烧,形成了数条巨大的火焰流,环绕利昂,接着它们扩散。

曜岚

火焰流喷射,像巨蟒一样咬杀唐顿,同时点燃了附近的一切,巨大的火海诞生翻腾。

这片火海,可以融化一切。让灵魂消亡。

唐顿已经没有了立锥之地,要是没有舞空术,早就陷入了火焰漩涡之中。

野蛮人唐顿踩着暗辉步,出现在利昂身后,霸空拳猛轰。

砰砰砰

魔能重拳刚刚出现,攻防一体的火焰流便腾空而起,将它们悉数绞杀,然后咬住唐顿幻象,将他拖进了火海中

幻想被点燃,大爆灭亡。

此时的竞技场已经变成了巨大的熔炉,温度高的不可思议,连观众们都汗流浃背了,一些体质弱的直接晕倒了过去。

唐顿俯冲而下,开始反攻。

阳炎

一颗耀眼的光球升腾,爆炸,瞬间辐射的强光,让所有人的视野都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。

日冕。

轰轰轰

火海上就像太阳风暴一样。爆发出一条条的日冕,缠绕住唐顿,将他拖进了火海中。

“人呢?”

等到视野恢复。人们顾不上擦拭流泪的双眼,瞪大了眼睛寻找唐顿的身影。

唐顿从火海中飞出,整个人被火焰包围,长发完全是由烈焰凝结,橙红一片,像一面永不坠落的战旗。

“这就是火神之体吗?果然厉害”

利昂察觉到,唐顿在吞噬自己的骄阳火焰之力。

“彼此彼此”

唐顿谦虚着。打了一个响指回敬。

星火燎原

轰轰轰

爆炸肆虐,无数的火焰沸腾。噼噼啪啪的撞在了防御壁垒上,吓得观众们脸色惨白,差点逃离座位。

唐顿的火焰羽翼扇动,无数的自曝乌鸦射出。

火焰流翻转。像鞭子一样,将乌鸦们打爆。

唐顿猛的吸了一口气,之后喷出一颗颗炎弹,像流星雨一样撞击利昂。

利昂毫发无损,不过流星雨在地面上碎裂后,留下一枚火焰之心,立刻凝结火焰,形成了一尊尊火焰巨人。

这还不算完,大地剧震。一尊尊身上流淌着火焰的熔岩傀儡拔地而起,咆哮着,杀向利昂。

利昂飞射。唐顿迎击,在空中留下了两条橘红色的尾焰,接着撞在一起,然后飞离,随即再撞

砰砰砰

每一次撞击,都会有大量的火花洒下。犹如盛夏炫目的焰火,简直美轮美奂。

两个人不分胜负。但是论到观赏性,自然是开启火神姿态的唐顿完胜,他的火焰羽翼长发还有头顶的炽热冠冕,让他仿若火神一般。

又一次撞击后,利昂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发,突然失去平衡,朝着下方飞速跌落,唐顿追击,就在别人以为他会追加攻击的时候,他却伸出了右手,拉住利昂。

“很可爱”

利昂摊开了左手,火焰女妖坐在上面,正嘟着嘴巴,一脸的不忿,她本来打算偷袭对方,可是谁知道被识破了。

“是呀”

只要自己不死,火焰女妖被杀,也只是形体被破坏,可以重新复原,但是利昂却宁愿自己受伤,也不想伤到她,可见他的心地,是多么的温柔和善良。

“不想打了呀”

利昂抬头看天,如此美妙的星夜,只是战斗,实在太煞风景。

“同感”

唐顿也不是在意输赢的人,而且经过了这番较量,他们都明白,除非生死大战,否则不可能分出胜负。

“要不要找个地方喝一杯?”

利昂提议。

“我是圣骑士呀”

唐顿调侃。

“你在乎?”

利昂反问。

“当然不”

唐顿的回答超级干脆,利昂愣了一下,随即大笑出声,乐的眼泪都飞出来了。

“哈哈”

唐顿也觉得和利昂谈话,很是舒畅。

“走了”

利昂先行。

“我想举办方和观众会骂死咱们的。”

唐顿紧随而至。

“那就骂吧,反正退票,也不是问咱们要钱”

利昂撇了撇嘴角。

“怎么回事?不打了?”

“要换战场?”

“这是逃了?不对,两个人并排着,似乎还有说有笑?”

观众们彻底傻眼了,看到唐顿和利昂在夜空留下两条橘红色的尾焰,消失不见,完全不知所措了,等了十几分钟,才反应过来。

“玛勒逼,这是放了咱们鸽子呀”

“他们去哪了?”

“不会是喝酒去了吧?我感觉他们会成为相交莫逆的挚友”

利昂有点多虑,观众们看到现在,已经很满足了,分出胜负?连小孩子都知道,这座竞技场是禁不住战斗余波的。

“一个平局,刚刚好”

唐顿的粉丝不想看到他输,但是也不想王子被打败,所以一场平局,是皆大欢喜的。

“真精彩,去喝酒呀”

就在举办方们战战兢兢,准备应对观众们的声讨的时候,全场响起了巨大的掌声和欢呼,然后人群结伴而行,去享受这个美妙的夜晚。

情歌假面大赛的结果,哪怕是那些输了钱的,都非常满意。

唐顿和利昂没去喧嚣的酒馆,而是降落在伦敦的约翰大教堂上,俯瞰帝都。

“要喝北地的烈酒,还是南方的葡萄酒?”

唐顿身上的佳酿不少,尤其是灭了几个国家后,将皇帝的珍藏都拿到手了。

“我从来不喝烈酒,因为那会让我失去判断。”

利昂轻笑。

唐顿取出了精灵美酒,可是却被利昂按住了手臂,“不过今天,我想尝一尝”

两个人席地而坐,在宛若情人素手轻抚的夜风下,推杯换盏。

片刻后,两个人已然醉意朦胧。

从小接受着皇室精英教育的利昂在品酒方面,完胜唐顿,各种知识信手拈来,品鉴不已。

唐顿聆听着,他知道,利昂有心事,说这些,也不是本意。

渐渐的,利昂的声音小了下去,然后屋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。

“谢谢”

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利昂低语,现在的唐顿,是很多人的眼中钉,不止豪门,就连三大地下~势力也恨不得要他的命,所以和一个才认识不久的陌生人出来喝酒,还有些烂醉,实在是危险之极。

对于唐顿这种谨慎的人来说,要不是信任他,不会做出这种莽撞的事情。

“太见外了,罚酒”

唐顿调侃,谁知道利昂居然真的点头认错,然后拿起酒桶,咕嘟咕嘟的直接往嘴里灌。

红色的酒水像鲜血一样,从嘴边流出,湿透了衣衫,又洒落在地上。

“好了”

唐顿按住了利昂的手,“有什么话就直说”

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”

利昂看了唐顿一眼,丢掉了酒桶,跳下屋顶。

飞过了碧波的泰晤士河,飞过了渔家的千帆万船,飞过了灯火迷离的都市,两个人降落在一座大桥上。

“心情不好的时候,我喜欢在这里看风情”

利昂举目眺望。

唐顿双手交叠,压着栏杆,循着利昂的目光看去,“这是一座幸福的城市”

“是呀”

利昂又沉默了好久后,才缓缓开口,“唐顿,我爱这个国家”

“我也爱德兰克福”

唐顿猜到了利昂的话,想岔开话题,因为他不想面对,只是对方不给他机会。

“这也是你的国家”

利昂扭头,看向了唐顿,只是后者没有回应。

“我知道母后亏欠了你们母子,所以我会尽力去补偿,唐顿,不要让这个国家的人~民失望”

利昂已经知道了一切,当他是一个好男人,没有去逼迫唐顿宽恕谁,让他放弃复仇,而是希望他尽到身为王子的。

“那不是我的”

唐顿摇头,这个国家,对于他来说更像是过客。

“唐顿”

利昂蹙眉。

“少爷,你果然在这里,真是让我好找呀”

一辆马车停了下来,那个唐顿之前见过的小女仆跳下,接着跑了过来。

沉重的话题哑然而止。

“少爷,你看,漂亮吗?”

小女仆向唐顿展示着头上的发卡,只是说完后,就愣住了,小脸上有疑惑开始凝固。

“少爷?”

小女仆扭头,看向了利昂,虽然他依旧戴着面具,可是她认了出来,“啊,你们怎么这么像?”未完待续

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