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化信息港
故事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

父亲土地儿子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9:50:59 编辑:笔名

同年秦歌斜靠在自家门前那株苍老的桃树下,目送老父亲上了自己的那辆奥迪。  奥迪很快消失于前面不远的转变处,乡间土路上弥漫着尘土。  “爸爸,对不起,儿子只能这么做。”秦歌在心里说道。  秦歌仰起头看着这株桃树。冬阳下,桃树的灰褐色让人产生出融融的暖意。不过,它的老态却是显露无遗。秦歌觉得它就像父亲脱光了衣服的身子。萧疏的枝条,像父亲那一道道凸出的肋骨。桃树与老父亲是同年。照当地说法是“老庚”。想到这里,秦歌心头一悸,他突然醒悟到桃树与老父亲是何其相似。因为在两者心里,都只有儿子(果实)和土地。老父亲朴素的思想里,他就像地里伺候的庄稼,全靠土地滋养着,而儿子便是那结出的果实。  秦歌生在亥时。照八字先生的说法,生在亥时的人,不害父母便会害自己。八字先生的说法在秦歌身上似乎得到了验证。母亲生下秦歌时就去世了。秦歌没见着母亲一面,也没吃上母亲一口奶。是父亲既当爹又当妈,含辛茹苦地把他养大。父亲为了他,一直没有再娶,怕的是后妈对他不好。  秦天一下车,很是着急地问司机,他的儿子发生了什么事。司机回他不知道。  秦天虽然急得跟什么似的,可他也不好再问。一来司机是外人,二来问也问不出个名堂。秦天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地祈祷:天老爷保佑,千万不要让我儿子出什么事啊!  秦天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是有愧于儿子的。  是自己使儿子失去了母爱。  妻子在下午三点就有了临产的征兆。自己没把她送往医院,而是像村子里的人一样,请接生婆来接生。接生婆把什么办法都用尽了,可就是生不下来。折腾到半夜,儿子生下来了,妻子也因大出血死了。虽然八字先生说妻子是被儿子克死的,因为儿子出生亥时。但秦天觉得这不怪儿子,只能怪自己,如果自己把妻子送到医院,儿子就不会生在亥时,妻子也不会死的。  儿子生下来够重的,大家都猜测说有十斤。确实,儿子胖得很可爱,村子里的人都很喜欢,即便有事不能抱他,都会捏捏他胖嘟嘟的脸蛋。儿子从生下来似乎就懂事了,从来不哭不闹,甚至感冒生病也不哭。有一次,秦天见儿子的耳朵里流出脓来了,吓了一大跳。他怕儿子像妻子一样被耽误了,赶紧抱起儿子往县医院送。医生开了五角钱的一瓶药水。秦天不相信五角钱的药能治好,便求医生开贵些的药。医生笑了,说治好病跟钱多钱少没关系的,叫他放心好了。  秦天当然不放心,可医生既然这么说,也不愿再开药,他只得半信半疑地回去。没想到这五角钱的药水真的把儿子的病治好了。秦天在心里很是感谢这位医生,觉得这医生真是个好人。  儿子读书从没让秦天操心过。儿子从小学读到高中,从来没有人超过他。高中的同学跟他取了个绰号——东方不败。秦天不知道这绰号带有调侃的意味,他只是从“不败”二字来理解。是呢,儿子每次考试可从来没失败过的呢!  然而,儿子却在关键的一次考试——高考失败了。这次失败,不怪儿子,完全怪自己。自己偏偏在这时得了场大病,卧床不起了。  秦天觉得,自己得这病,完全是老天爷故意这么做的。秦天相信自己的身体,就像相信地里的庄稼一样。秦天一年到头,连伤风感冒都没得过。村子里的人都觉得奇怪。秦天没告诉村子里的人,他之所以不得病,是因为他喝了牛药。这是秦天听人说的。然而,像秦天这样从没得过什么病的人,一得起病来,就好像是阎王爷来索命一样。  儿子请了假回来服侍。等秦天好似从阎王殿回来时,看见儿子在身边,想起儿子要高考,这可是关系到儿子的前途和命运的事,比自己这把老骨头重要多了。于是,他把儿子逼回学校去参加高考。他说了,儿子如果不去参加高考,他就死在儿子的面前。  看着儿子出门时瘦削的背影,秦天的泪流了下来。秦天抹了抹泪,心想,这人一得病,怎么就变得这么的小气了呢?秦天知道,儿子的瘦,是他在生活上节约造成的。儿子在学校是难得吃上一顿菜的,他只打饭,将就着米汤吃下。秦天叫儿子要吃饱,他记得毛主席说过的一句话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儿子总是笑着对父亲说,他这是减肥,现在的人是越瘦越好。秦天说,你是男子汉,减什么肥呢?暗地里,秦天责怪自己的无能。  儿子终究对父亲不放心,每天考试一结束,他都要回来看父亲。秦天知道这是儿子的一片孝心。虽然他叫儿子不要这么跑来跑去,可儿子要坚持,他拿他也没办法。秦天曾想照着逼儿子参加高考的办法去做,可他始终没硬起心肠来。  儿子的高考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学校老师和同学都认为儿子考清华北大是没有问题的,结果考下来,只上了复旦录取线。秦天为自己连累了儿子感到很愧疚,他叫儿子复读一年,明年好考清华、北大。  儿子这次没同意。儿子说,读哪所大学都一样的,关键是你用不用功读书。儿子填报了四川大学,没填报复旦大学。秦天知道,儿子这样做,是因为想到成都离家近,怕自己再得重病,他也好及时赶回来服侍。  儿子说的话没错,他大学毕业,考上了北大研究生。  乡亲们见到秦歌,都很惊讶。问他,你不是把你父亲接去了么?怎么你还在这里?  我这次是要断了父亲回家的念头,要他安心地住在城里,好好享清福。秦歌回答道。  乡亲们都点头称好。夸他是大孝子。  父亲这辈子从来没享过福。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其它时间都是立在地里的。好像他就是地里的一株庄稼,或者是立在地里的稻草人。秦歌知道,这就是父亲的土地情结。就像屋前这株桃树与土地的关系一样。秦歌知道父亲离不开土地,他多次接父亲回城里,可父亲总是呆不上三天就吵着要回来。你不用车送,他就自己去赶车。秦歌没法,只得叫父亲就做那几分菜阳土。现在不像过去,要靠土地来滋养。再说父亲又上了年纪,主要的是养生,要把干活当作是舒活舒活筋骨,就像城市里的老人,每天到公园里锻炼身体一样,可父亲就是不听,他不仅做自己那份土地,还做了其他出去打工的好几个人的土地。  特别是那次父亲在地里摔了一跤后,他对土地对庄稼的热爱,近乎于疯狂,似乎连他的儿子都有些淡忘了。谁也别想劝住他,谁也别想拦住他。秦歌知道,父亲之所以有着这异于常人的举动,是因为残留在头脑里的血块导致的。医生强调得很清楚,如果父亲再摔一跤,就只有两种可能:一种是死亡,一种是瘫痪,即只能在床上过世。这两种可能都是秦歌不愿意的。所以,他下了决心,无论如何,也得把父亲接到城里去。    秦天到了儿子家。  在秦天眼里,儿子的家相当于帝王住的宫殿。他住土屋住惯了,住这“宫殿”反倒不习惯。虽然儿子儿媳对自己的孝顺是没说的。特别是儿媳。俗话说,儿好不如媳妇贤。儿媳是大城市里的人,人又长得漂亮,像电影明星似的。听儿子说,他看中她并不是这些,而是她的孝顺。儿子还说,如果对方不孝顺,哪怕她是仙女,公主,他也不要。  儿媳似乎早就知道公公会来,听见门铃响,亲自跑出来,笑盈盈地迎接公公。  秦天见门打开,没迈进门,而是急切地问儿媳,秦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  儿媳没回答秦天的问话,而是请他进去,同时伸出嫩藕般的手来搀扶公公。  秦天对女人似乎有着本能的抵触,哪怕是自己的儿媳。他躲了一下,不要儿媳搀扶。儿媳也没勉强。秦天又追问儿媳,儿媳说,等吃了中午饭,她讲给他听。  秦天只得进去。  吃了中午饭,秦天听儿媳摆谈后,猛然站了起来,像一头犟牛,冲出了屋子。  儿媳在后面叫他,他似乎没有听见。    秦天赶回老家。  土屋已成了一片平地,只有那株老桃树孤零零地立在那儿。冬阳下,那灰褐色能让人产生融融的暖意。 共 29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睾丸囊肿的治疗方式
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
诊断

上一篇:接受1

下一篇:人生如书

友情链接